臺海網(微博)1月19日訊 新華澳寶評論指出,國民黨中央提名審核委員會日前召開第二次會議,原本要通過“行政院政務委員”楊秋興參選高雄市長的徵召案,但經過與會者討論後決定,先通過國民黨高雄市黨部的提請,將高雄市列為“特殊選情考量”參選區,不必舉辦初選,下周再開開一次會確認徵召楊秋興,並立即提報周三中常會通過提名。由於民進黨也經決定執行“現任優先”,仍由現任高雄市長陳菊爭取連任。因此,高雄市將在今年底爆發一場“秋菊大戰”——“南方小矮人”挑戰“南霸天”。
  而從國民黨高雄市黨部向中央提請將高雄市列為“特殊考量選區”來看,國民黨無人願意出戰高雄市長的選戰。曾經兩度披掛戰袍出征的黃俊英已經過世;黃昭順“見過鬼怕黑”,心有餘悸。在無將才可用之下,只得放棄初選作業,徵召曾是民進黨黨員的楊秋興,“以綠制綠”,挑戰陳菊。
  本來,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勢力並不弱,可以說是國民黨在南臺灣中的一座被周邊民進黨勢力所緊緊包圍的堡壘。一九九四年高雄市舉行首屆市長民選,原為官派市長的國民黨籍現任市長吳敦義以獲得百分之五十四點五的過半得選率當選市長。一九九八年吳敦義爭取連任,其對手是民進黨籍的“空降兵”謝長廷。這個“小諸葛”眼看自己的聲勢遠遠不如吳敦義,就以其小聰明耍了一個小陰謀,以一盒後來被美國權威檢驗機構證實為偽造的緋聞錄音帶來打擊吳敦義,使形象受到傷害的吳敦義以四千五百多票落敗,從此才使高雄市易幟,南臺灣一片綠化。
  但這並不等於是民進黨在高雄市就安枕高卧,二零零六年的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指派齒拙口訥的書生黃俊英來挑戰口齒伶俐的民進黨“大姐大”陳菊。雖然黃俊英不善於拉票,但在“反扁紅衫軍”的氣氛感染之下,竟也氣勢如虹。然而,蜂擁南下為陳菊助選的“新潮流”一手泡制了“走路工事件”,而黃俊英過於老實,受制於投票前夕的“冷靜期”未有出面反駁,致使謬種流傳,使到本來有機會為國民黨“光復”高雄市的黃俊英,流失了不少選票。實際上,陳菊獲得三十七萬九千四百一十七票,得票率為百分之四十九點四一;黃俊英獲得三十七萬八千三百零三票,得票率為百分之四十九點二七;陳菊僅比黃俊英多一千一百一十四票,及得票率僅多零點一四個百分點而已。因此事後不少人分析,如果不是“走路工事件”,如果不是黃俊英陣營過於老實,選情將會另寫。
  二零一零年原高雄縣、市合併為大高雄市,併成為當年底“五都”選舉的其中一個戰場。國民黨在高雄市長參選人的初選中,犯了一個錯誤,就是過於遷就在地勢力。本來,以國民黨的濟濟之才,採取“空降”手段,調派強有力者,或許有一博。反正,國民黨是執政黨,即使輸了,還可為其安排位子。但卻屈從於在地勢力“反對空降”的呼聲,只准由當地人士參加初選。結果,成功勝出的黃昭順,雖然其父親黃尊秋在高雄市境內尚仍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卻並非能取服於國民黨在高雄市的所有地方勢力。更糟糕的是,黃昭順在高雄縣內沒有任何人脈關係。而此時已是大高雄市長選舉,是不能忽略已被合併進大高雄市的原高雄縣的因素在內的。一方面,高雄縣的政治生態是綠遠大於藍,實際上國民黨曾在此前一次的高雄縣長選舉中,推出在當時形象甚佳的副主席兼青年團國長、“立委”林益世,挑戰民進黨的現任縣長楊秋興,竟然也大輸十萬票!因而高雄縣、市相加,就形成了綠盤大於藍盤的態勢。另一方面,黃昭順及其父親黃尊秋及其家族的政治影響力僅及於高雄市,根本無法摻入高雄縣。在此情況下,國民黨提名黃昭順作大高雄市長參選人,是挑選錯了人。黃昭順並非是陳菊的對手,最多是只能起到維護住藍營基本盤和對黨籍市議員候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作用而已。因此,當國民黨中央甫一宣佈是由黃昭順參選高雄市長,藍營早就普遍打定輸數。
  而在民進黨方面,在高雄市長候選人的黨內初選中,楊秋興與陳菊殺到見骨見肉,楊秋興以百分之十七的差距敗給陳菊。本來,楊秋興是含淚表態,為了黨的團結,將全力支持陳菊的。但後來又得到星雲大師的開示,正式宣佈參選,並主動退出民進黨。他在記者會上聲稱,“四年前黃俊英未完成的志業,我來替他完成,加油”。他的策略意圖是:在原高雄縣境內,不但是要努力保住自己當年所得的三十五萬票,而且連國民黨候選人林益世的二十多萬票也要囊括過來;在原高雄市境內,則是要吸收曾經投票支持黃俊英的中間和淺藍選民的選票 ,以至是國民黨基本盤中不喜歡黃昭順的選民的選票。而選舉結果則是,黃昭順拿到三十一萬九千一百七十一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二十點2五三;楊秋興拿下四十四萬四千九百五十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三十六點六八;陳菊獲得八百三十一萬一千零八十九票,得票率為百分之五十二點八。楊秋興與黃昭順兩人合共獲得的選票,還不如陳菊一人。
  後來,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楊秋興為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輔選,使得馬英九在高雄市的範圍內,僅是小輸於蔡英文。馬英九投桃報李,委任他為“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南部聯合服務中心主任。為此,不少人猜測,馬英九是計劃讓楊秋興披掛國民黨戰袍,在“七合一”選舉中,光復高雄市,並因此而向他提供了政治舞臺。果然,楊秋興後來重新加入國民黨,並以“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主任為平臺,積累人氣。
  但未來事件交易日前公佈的民調,並不看好楊秋興。實際上,據未來事件交易所的預測,“南霸天”高雄市市長陳菊當選連任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三,落點型得票率預測陳菊有機會拿到百分之五十八點七的選票,比二零一零年實際得票率出出六個百分點,亦即“南方小巨人”楊秋興的得票將低於其二零一零年與黃昭順的總和。
  為何國民黨仍要楊秋興挑戰陳菊?一是要為國民黨的“二零一六”維持基本盤,二是要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高雄市的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不過,楊秋興將會遇到尷尬,就是在四年前的“五都”選舉中,楊秋興搶走了黃昭順不少選票,與深藍選民結下了怨仇;如今卻要反過來代表國民黨參選,深藍票倉的左營等選區的選民,是否會“流著眼淚”選楊秋興?原高雄縣的泛綠選民,會否會陣前“起義”,將選票投給楊秋興?何況,現在國民黨的民意支持度極度低迷,而且高雄市也曾發過“林益世貪賄案”,也讓支持者泄氣。
  或許,楊秋興在選戰中打“黃俊英牌”,呼籲選民們還黃俊英一個公道,並公開宣稱“走路工”事件是一樁大冤案,可能還能吸引到部分選民的同情票。
  責任編輯:燕子  (原標題:再爆“秋菊大戰”小巨人將難敵南霸天)
創作者介紹

蕭敬騰

jb30jbxi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