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衛生署署長楊志良,不當署長,我想種菜去!行政院衛生署署長楊志良,不當署長,我想種菜去!【採訪∕葉雅馨 文∕張慧心、劉紫彤、楊育浩  攝影∕許文星】行事風格絲毫沒有一點官架子,穿著更是簡單樸實,生活方式也頗為「草根」的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坦言,對做官本來就沒有什麼眷戀,如果不當署長,他最想去種菜。他自豪除了水稻之外,幾乎所有的蔬菜都種過,因為種菜當農夫,他有更高的成就感和無比的樂趣……去年8月6日接任衛生署署長的楊志良,一上任就遇到不少考驗。上任兩天就遇到八八風災的挑戰,接著沒多久H1N1新流感的風暴,他必須一方面緊急調度禮服疫苗,另方面還得抵擋來自各界對疫苗品質的批抨,和施打疫苗安全性的質疑。眼見新流感疫苗事件還沒來得及喘息,楊志良又遇到燙手的放寬美國牛肉進口幅度挑戰,在正反意見分歧、人心惶惶、外界痛批政府高層「喪權辱國」,衛生署棄守國民健康,只為政策護航的情況下,楊志良再度親上火線,保證政府絕對嚴格把關,直言:「如果吃美國牛肉造成多人死亡,我一定切腹自殺。」他的快人快語常為了捍衛自認的真理;為了替政策負責,他甚至不惜公開表明「絲毫不戀棧」職位。「我的個性是『該說什麼,就說什麼』,勇敢面對事件的真相。」對於自己老被批評「作風強硬」、「結婚爭議不斷」,楊志良自嘲「不是做官的料」,也不懂官場文化,他堅持「說實話」比「說好聽話」更重要,認為自己所言,不過是點出一般人不肯承認的事實罷了!天性坦誠直率棄美高薪返台服務他的坦率,從小即見端倪。剛進小學一年級,老師問他叫什麼名字,他當時不知道「楊志良」是誰,也不會寫名字,只知道,從小家人鄰居都叫他「阿良」,他就跟老師答:「我叫阿良」。小學時,楊志良的成績總是吊車尾,但因為是全班倒數第二名,幸運躲過留級的命運。上了五年級,感受到升學的壓力,考初中時拚命衝上了建中,但考上之後鬥志又漸漸停頓下來,成績始終在末段徘徊。可信用貸款是到了高三時,楊志良突然開竅,以前不懂的課業,此時通通懂了,老師准許他不用補考,順利拿到畢業證書。「考大學時,我只填了七個志願,第一志願就是師範大學衛生教育系。」囿於家境考量,楊志良嚮往師大除可免繳學費,畢業後還可分發當國中、高中老師。「這輩子最高興的事,就是大學放榜那一天。」楊志良說。大學畢業後,楊志良抽到陸軍蛙人隊(俗稱「水鬼」隊)服役。他思考自己的未來,決定重拾書本,利用空閒時間讀書,退役後考上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之後申請到獎學金,前往美國密西根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攻讀博士。在美國拿到學位時,周遭同學全都一心留下銀行利率來,但他卻選擇直接回國打拚。「留在美國,如我一般學經歷的台灣人,至少有一、兩百位,並不稀罕;但台灣,卻極需我們這類的人才回國服務。」雖然當時留在美國,薪水比回台灣高了4倍之多,但楊志良決定返台為國家盡一己之力。回到母校台大公共衛生系任教期間,楊志良曾擔任台大公衛系主任及研究所所長,1990年,更被借調到行政院經建會全民健保規劃小組,以召集人身分規劃我國第一代全民健康保險制度,他深受公共衛生之父陳拱北影響,重視底層民眾需求,希望透過制度設計來解決弱勢者的醫療問題。當署長不是生涯規劃種菜才是最愛的事楊志良對做官本來就沒什麼機車借款眷戀,「如果今天忽然間被換掉了,我也完全不會有所怨言。」事實上,回首這一年,不論新流感平安落幕、美國牛終為國人接受、嚴辦不良醫療院所及劍及履及端正醫德,楊志良可謂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加上二代健保法案已送立法院二讀,俟朝野協商幾個關鍵點後,就可完成三讀,公布施行,可說是想做的都已做了,至於其他的風風雨雨,楊志良帥氣地揮揮手:「管他的!」問他「不當署長後,打算做什麼?」楊志良露出庄腳人單純質樸的笑容說:「種菜去啊!那是我最愛的事。」楊志良興致勃勃說起當年在美國留學時,曾租一小塊地種菜,不但讓貧苦留學生有菜下飯,而且冬西裝季蔬菜昂貴時正好收成頗豐,還可用芹菜、茼蒿和人家換牡蠣、牛肉吃呢!楊志良自豪地說,除了水稻之外,幾乎所有的蔬菜都種過,包括芋頭、小米、番茄、玉米等。加上太太繼承了一大片長滿綠竹筍的農地,每到收成季節,楊志良夫婦就會起早摸黑一起去農園採收,雖然每次都忙得滿身大汗,卻感受到金錢買不到的快樂。「我很會找筍子,一看就知道哪裡有筍子,一刀劃下去,也一定切得嫩度剛剛好!」楊志良滿臉得意,成就感更甚於官場所得,且由於收成量很大,他常帶著自家種的新鮮蔬果到辦公室與員工分享,更是既賺到健康,又賺到讚美。其實,楊志良除了是出色的「老農借錢」,也曾是「羊媽媽」呢!原來,在亞洲大學教書的8年間,楊志良曾到台南奇美醫院柳營分院擔任執行長。當時,他就在柳營分院旁買了三分地,準備拿來經營農藝。由於雇工除草需要花很大一筆錢,於是他靈機一動,買了兩頭山羊來「除草」,之後又陸續生了許多小羊,使得醫院內外時常見到羊兒的蹤跡,許多住院患者都會出來看羊,尤其廣受小兒科病童們的歡迎。這些可愛的「除草精靈」甚至還被身心科醫師拿來作為職能治療之用,帶給病患無限溫暖的療癒力。一天只能睡5小時藉爬山、走路紓壓如今住在都市,沒辦法養羊,楊志良的紓壓方式改成每天到大安森林公園走路。「這整合負債一年來,很多事都在等我作決定,身心所承受的壓力真的很大,所以平均一天大概只能睡5小時。」楊志良坦言,因為每走一步都不能出錯,只要一想到立法院的備詢台,心中就充滿了壓力。為了紓解身心靈的疲憊,楊志良每天早上都去大安森林公園散步,平均繞大圈走3公里的路當作晨間運動,晚上則是沿著信義路一直走到通化街,接著再返家。「我在亞大任教時,住處旁邊就是以前的省議會。後面有個小山坡,走上去可以看到整個霧峰市的全景。由於早上不會曬到太陽,空氣十分涼爽,旁邊的檸檬安樹還不時飄來陣陣迷人的檸檬香氣,感覺非常舒適。」楊志良說,那時每天早上都會室內裝潢去小坡上走走,這一走,就走了8年。除了走路,從年輕時起,楊志良就很喜歡爬山,以前在台大任教時住在新北投,每個禮拜都會搭公車去爬陽明山、七星山、大屯山、向天池等,對每條山路都十分熟稔!楊志良也鼓勵年輕人多做運動,不要等健康出問題才意識到運動的重要。「不管什麼運動都好,只要運動,就能紓壓。」楊志良鼓勵學生讀書讀累了就去打打籃球,讓腦內啡提振精神。「運動不但有益身體健康,還可替國家省健保費,這才是真正的愛台灣嘛!」三句話不離本行,講著講著,楊志良又繞回全心所繫的「全民健保」議題了!(※精采完整內文請見《大家健康雜誌》286期住商房屋
創作者介紹

蕭敬騰

jb30jbxi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